独远打量之中一脸愧疚歉意,道“冰玉,还真,你们果真没事?没有想道因我,令两位犯险!”杨立和大杨立到时安排得妥妥当当,可这一阵子可苦了外面的千手妖王,因为杨立闭关修炼的事情,并没有通知通告于他,所以这个家伙在外面施展各种手段,意欲将补天石破碎,或者将补天石销毁。当阳光再次照射到这一方天地的时候,杨立翻身坐了起来。这是他破天荒第一次在夜晚没有盘膝打坐,没有吐纳天地灵气。

大杨立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时,我并没有受到攻击,但是我忽然之间就觉得头晕目眩,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勉强支撑过来之后,才听雷蔓草说,可能是血祭之地忌惮我的威能,不容于我,连她孕育了多年的强横妖兽,都被我一击杀灭,她正想着办法在驱赶我呢!”炎郡,是李家的地界,本就是西界传承久远的大家族,虽然大半年前姜遇在城内斩杀了李亏以及数名奴仆,更是在城外将李家两名谛视期修士击毙,依旧无法阻止这一家族声望渐隆。

  春节还没有过完,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格西乡铜佛山村村民东莲正在收拾家里,崭新的藏式桌椅等家具摆放在二楼的藏式客厅内,东莲微笑着说:“现在有了自己的新房子,过年添置了藏式桌椅、床这些新家具,过了个安逸幸福的新年,今年要早一点打算,争取多挣一点钱,日子更好一点。”

  东莲一家是格西乡铜佛山村村民,因家里父母年事已高,两个孩子读书压力大,一家七口人住在山上,房屋为一层的平房,且就业困难,家庭收入有限,2014年被确定为易地搬迁贫困户。

  2014年,一家人从自家房前屋后的清洁整理开始,参加了城乡基本医疗保险,申请了教育扶贫基金,丈夫次勒到外地务工,2018年11月全家人搬进了175平方米的易地扶贫搬迁的新型建材新房,一项又一项脱贫致富惠民措施温暖心田,家门口种养的各类花在阳光下格外艳丽,墙上悬挂着的照片展示了他们家每一年的生活变化。走进房间,左手边是厨房,各类生活用品呈现着家庭条件的改善,经过旋转楼梯到达二楼,两间寝室的床上用品整齐叠放,新购置的家具让整个家增添了浓浓的年味。

  包村干部洛绒益西给我们计算了他家的收入构成:2018年9月被聘请为村上的调解员,每年有600元收入,丈夫次勒务工每月有2000元收入,夏季3个月自己去工地上打零工有6000元收入,加上村集体经济分红700余元,家里的年收入达到近3万元,搬进了新房,心情格外喜悦。

  “以前想的是从山上搬到公路旁边就已经很安逸了,没有想到我们的房子外貌和藏房一模一样是两层,房间里面好安逸哦……”东莲一边擦拭着钢炉一边说:“这么大的房子我们才出了6000多块钱,一家人搬进了宽宽敞敞的房子,还是楼上楼下,现在自己要勤快一点,屋头收拾得好一点,干干净净的迎接更好的日子。”

  谈到2019年的打算时,东莲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新的一年一家人的梦想是日子越过越好,大年初八丈夫次勒已出门务工,东莲正在和同村村民商量今年在县城务工的事情,早点规划努力把日子越过越好。东莲告诉记者:“2019年,打算去工地务工,慢慢学习手艺,地里种点自己吃的菜,希望家里老人健康,孩子认真读书,慢慢挣更多的钱,这就是我2019年全年的目标,让生活越过越幸福。”

  “搬迁是手段,脱贫才是关键。截至2018年底,我们紧紧围绕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目标,紧扣‘两不愁、三保障’,大力实施‘五个一批’消除贫困计划和22个专项扶贫,顺利完成77个贫困村退出、2104户9863人脱贫,全县贫困发生率从2013年底的23.8%下降至4.1%,2019年将围绕全县摘帽这个中心工作,聚焦基础设施、产业扶贫、住房保障、就业扶贫、文化惠民、生态扶贫和教育健康扶贫,以背水一战、决战决胜的信心,奋力夺取脱贫摘帽的全面胜利!” 道孚县相关负责人说。(中国西藏网 通讯员文/张德禧 图/徐鑫)

“快离开,不要被迷墟内的存在盯上了,不然谁都走不掉!”狮虎兽在无名的法诀之下和无名心有灵犀,不用无名太过刻意的去操控,风驰电掣!

  初试十里挑一 成绩当晚揭晓

  上戏表演系今天上午开考  

  蒙蒙细雨中,上海戏剧学院历来报考人数最多的表演系于今天上午开考。从上午8点半考到晚上8点半,今明2天里将有七千多名考生走进考场。与很多学校需要3至10天才能查询到成绩不同,今夜12点前,今天参加初试的考生们即可在微信公众号中查询到今天的初试成绩。

  上戏实验剧场门前的广场上,没有出现想象中人头攒动的火爆景象,取而代之的是秩序井然的分区检录,每一个时间段的考生都从剧场被统一带至红楼内的考场。在来上戏考试前,不少考生已经去了江苏、四川等地的艺术院校考试,考完上戏,很多考生还打算继续到北京赶考,一位考生粗略算下来,仅初试就要花去数万元费用。

  广场中,有独自前来的考生,也有在相识的上戏学长带领下前来考试的同学。风雨中,拖着行李箱等候女儿考试的刘玉华很引人注目。下午3点,她将带着女儿去北京参加中央戏剧学院的考试。女儿从小在上海舞蹈学校学习现代舞,刘玉华原本一心希望她继续舞蹈之路,没想到女儿爱上了表演,她说:“我一开始不是很支持,怕她只是在做明星梦,没想到她愿意在表演上吃的苦一点也不比跳舞少。以前我们这代人为了生活会选择不喜欢的职业,现在就希望孩子踏实走好每一步,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上戏招生办主任刘志新形容,表演系的初试就像是大浪淘沙,只有大约10%的考生可以进入到复试。今年,表演系在初试环节优化了考试内容,台词必考,原本必考的声乐和形体今年改为二选一,考试结果只有合格与不合格,5名考官中有3名认可即可通过初试。

  今年上戏本科招生考试采取分段进行,今天进行的已经是第二阶段考试。从今天至3月2日,表演系、导演系、戏文系、电影电视学院、戏曲学院均将完成全部考试。为了保证艺考的公平公正,考生和考官进入哪一个考场完全是电脑系统随机分配。去年校外考官的比例还只有三分之一,今年已经扩充到50%。刘志新介绍,今年招生规模和人数较去年略有增加,去年拟招生464人,今年拟招生484人。今年全校各专业报名人数为45884人,近3年每年都以万人的量级增长。

一要担心自己采集药草的时候被其它凶险的野兽或妖兽盯住,二要担心是不是能够真的活着出离这块该死的地方。如果自己真的出不去的话,那么,还在山村里盼着自己光宗耀祖的阿妈岂不是要担心死。他一拳直接贯穿了囚犯的胸膛,喷射而出的血花贱的满脸都是,让他内心突然亢奋起来,即便是已经失去绝大部分战力,可眼前的囚犯曾经是龙跃境界的修士,这样跨越一个境界杀敌的畅快令他身体都在不停地痉挛。那一丝通过海水传导到四面八方的雷电,并没有给巨大怪物造成伤害,只是给他身边的二弟子夏侯以另一沉重的打击。在这样三四次的打击过后,夏侯残存的躯体已经只能在海面上飘来飘去了,苟延着最后的一丝气息。 (责任编辑:张俨)